周迅 | 我眼中的自己

一个名字,五首诗,一次意想不到的邀约,组成了一次奇妙的纸上聚会。素未谋面,因为周迅,因为 《时尚COSMO》,几位创作人在无序的生活里偶然产生了交集。透过不同人的眼,看到不同的周迅。“他们眼中的我,和我眼中的自己,到底哪个更加真实。”“《薄》《苏州河》《散步》《我要写一首诗给你》 还有 《妖怪》,这几个标题我就很喜欢。读诗是一种感觉,不一定说是这些诗在诠释我,我觉得这更像是一次共同创作。”

周迅

勇和忍

你眼中的周迅是什么样的?

周迅:多变,希望拥有无限的创造力,爱吃辣,有恐惧也有嫉妒心,也充满善意,拥有各种情绪。

我有个外号叫‘阿勇’,可能是因为做事儿常常头脑一热就去做了,看起来很勇敢的样子。近期做的一件挺‘阿勇’的事,应该是录制《今日影评·表演者言》的第三季,和导演们聊‘表演’。做这个节目的出发点就是想给这个行业留下一点‘标本’,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三年。其实我是话不多的人,却要和一些很懂表演的导演们对谈,这也算是一种‘勇’吧。他们有些我合作过,有些第一次见面,不知道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。

周迅

‘忍耐’对我来说,是一种变相的等待,是生命在向前无声推进的过程中,人人都需要学习的特性。都说冲动是魔鬼,不管在生活还是工作中,很多事情需要凭借一颗安定、冷静的心去处理。

还有,我想和万物保持亲和感,让自己保有爱的能力。

周迅

漂泊和家

你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?

周迅:绝大多数的时候,我穿行在剧组和生活的缝隙里。

演员的这份工作,让我很像个游牧民族,到哪儿拍戏,就会在哪儿住一段时间。在那两、三个月的时间,我在摄影棚中搭建的房子里过春夏秋冬。戏拍完了,房子拆了,剧组的人散了,我离开了,去下一个剧组。这样四海为家的状态,保持了二十多年。

表演和过日子,早就分不开了,紧密地重叠、交错。我以前情执特别浓,戏杀青了,会心有不舍,会哭,甚至在散了场的剧组里多待两天,去稀释那股情绪,就像正开着车,突然急刹,一切戛然而止,某个东西从此只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,这种失重,我无法迅速抽离。

周迅

我们拍戏,人家一辈子或是几年的情绪起伏,我们在一个月、两个月内完成了,浓度很高。但这样激烈的情绪体验过后就会有疲劳和倦怠期,无法永远保持100%的热忱,那时候,我会尝试到处走走,经历重新找回‘我是我’的生命过程,再将对生活的领悟反刍表演。有一次在没拍戏的时候我去找陈国富,问他,我能不能跟着你实习一天。他问,你要实习什么?我说实习怎么过日子,因为我觉得他能把自己的生活过得特别安定,安排得特别好。

我爱回家。从小家庭就很幸福,我父母的感情非常好,只要在家,我就很有安全感。我理想中家的样子啊,是夏日的傍晚,有点风,不开空调也不觉得热,坐在电视机面前,一人拿半个大西瓜挖着吃,吃火锅也可以。另一方面,家这个概念对我来说范围也可以很大,某种程度上剧组也是我的家。

周迅

命运和天赋

周迅的命运和天赋,现实里和诗里都有人提及。你自己是怎么看待的?

周迅:做演员本身就是我命运的改变。这个职业,让我更快速地去体验了各种不同生命和人性。如果没有成为演员,我可能永远无法体会到。

我没有读过专业院校,但从小在电影院里长大,因此看了不少电影,让我可以隔着银幕去学习那些优秀的演员,我觉得这是我的幸运。我从小对视觉敏感,就爱看片,比如《蓝色星球》《动物世界》那样的纪录片,电影、电视剧我自己在家坐一天可以看好多。现在也会看一些有趣的生活综艺,这也是对世界的一种了解。

我从小爸爸就跟我说,你选择什么都可以,但要自己负责。换一句话说,命运只掌控在自己手里,没有好的外部环境也没关系,那我们就一起努力创造一个。我常常想象自己是一棵树,绿色的,茂盛的,会呼吸的,不断生长的,和时间、和万物共存。

申博怎么注册登入 www.shenbo2.com 新葡京游戏登入不了 海燕博彩论坛登入 申博怎么注册登入
BBIN馆登入 正规亦博开户最高占成 正规欢乐谷娱乐网址 鸿利娱乐下载手机最高占成 优乐国际会员包杀网
优游娱乐电子娱乐 索罗门游戏官网 申博金玉满堂 迈巴赫摇钱树 博发国际vip注册
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入 澳门辉煌7777 百家乐支付宝充值 好运来现金网网站 澳门24小时娱乐城咨询端下载